狸☆君

大家好/
\這邊是狸君/
叫狸就好了(●´∀`●)

三次元主坑めせもあ。、After the Rain
二次元主坑ツキウタ。

會寫BL跟BG的文
大部分是BL
60%清水文、40%R15/R18文

請大家多多指教/

【當唱見遇上第五人格】【唱見x妳】

*OOC注意
*不喜勿插
*大家覺得其他唱見配哪個第五人格的角色比較好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luz-杰克役
妳-一隻半血的園丁役

「可惡的luz!!!我拆椅子只拆到一半啊!!」
「哈哈(笑)好了、別再跑了w」
「不再跑...才怪!!誰要理你!!」
在他快要抓到我的時候,我躲進了在我旁邊的櫃子裏。然後恭喜我一下子就被抓出來了,還要是用公主抱的方式。與此同時、大門也開了。
「啊!!luz放我下來!!!」
「乖、別掙扎了、我不想再讓你受傷。」
雖然他是這樣說,但我不掙扎就要被綁椅子啊?!不過,好啦我力氣始終不比他大,怎麼也是下不出,我只好乖乖放棄。
他抱著我經過無數張椅子,見狀後我問:
「不是要把我綁在椅子上嗎?」
他沒有回答,只是向我笑了笑。他最後放下我的地方是大門的前方。
「luz...?」
「抱歉、之前讓你受傷了。快點出去吧、我們後會有期了、小貓咪♪」
說完他就再一次隱身在迷霧之間。

結論:無論他在附近還是離開了心跳依然是那麼快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さかたん-醫生役
妳-一隻半血的園丁役

剛剛一個不小心就被監官者抓了一下變半血了。可惡的監官者。幸好現在我看到在我前方出現了一個可愛的小醫生正在解密碼。
「さかたん…!幫一幫我...!」
「等一下、別動!我這就來幫你!」
他停止了手上的動作過來幫我補了個血。天使!!!同時,監官者也快跟上來了。不行!!這麼天使會掉血的!!
「さかたん你還是快走吧!!他快來到了!」
「不行、我怎麼可以留下一個受傷的女孩子、然後自己先走?」
真.天使!!!
「好了!治療完了!快走吧!!」

結論:身心都被治癒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そらる-機械師役
妳-花嫁紅蝶役

在紅教堂,這令我印象深刻的地方,我正在追著一個少年。他在逃走的途中問了我一句:
「小姐妳、想完成妳的心願嗎?」
我當然想啊!我可是很想、成為那個人的親娘啊...!
我停下來沒有繼續追捕他。
「我...想...」
「那不如、先讓我代替那個人、跟妳一起完成妳的心願吧。」
他拉起我的手,與我一起踏入紅地毯、走入教堂裏。在那些年我是多麼的渴望與那個人結婚,如今這個少年卻為了實現我這夢想而不逃離這個莊園。不過由始至終、那個人沒有人可以代替到。我獨自一個留在教堂中,看著那個漸漸遠離我的少年。他回頭看著我問:
「小姐妳不離開嗎?」
「我在遊戲結束前是沒有辦法離開這裏的。而且...我還是想等待那個人...所以你先走吧...」
「那...好吧。」
「不過...!在你走之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?」
「嗯。問吧。」
「你為什麼要幫我?我可是你的敵人啊?」
「......那正正是因為我喜歡小姐妳。」

結論:被告白了。又是一場苦苦的戀愛。

[乙女向]108枝粉薔薇

*OOC注意⚠️








「好遲。超級遲。」
今日是和luz約會的日子。原本我們約好的時間是上午10點,然而、現在已經11點半了。但他人還未出現。
是遲了起床?忘了時間?還是發生了意外...?
正在等待他來的我不禁擔心起來。
平時的他最多只會遲一點點,但今日太遲了吧?要不先打電話給他,問問他發生什麼事吧。
正當我拿起手機準備打給他的時候、
「哈……哈、抱歉、遲到了……」
他終於來了。
「好遲喔、luzくん?」
「抱歉啊ーー!」
他苦笑說。嘛、看來他應該不是故意的。
「唉……只限今天可以這樣喔?」
明明等了一小時半、這樣還這麼快原諒他、我是不是太寵他呢?まぁいいか。
「那個、」
「嗯?怎麼了?」
「今日遲到的理由、」
他把一大束的粉色薔薇的花束遞到我面前。
「欸?」
「是因為想把這個給妳。」
我接過並抱著那花束。
仔細一看、這花束大概有108枝粉薔薇。
108枝...?那即是....!
他沒有解釋、只是深呼吸了一下、單膝跪在我面前。
而亦因為他的舉動、吸引了不少旁人的圍觀。
「與單純而可愛的妳的美麗的邂逅、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事。如果可以、請妳把妳接下來的人生交托給我。願意的話、請收下這兩份禮物。」
他從口袋掏出一個小盒子並且打開它。裡面裝著一只戒指。
我聽完這番話後、眼淚不禁流下來。
看到這情景的旁人都紛紛在起哄、説著"答應他"。
「我說luzくん、這樣太狡猾了吧、」
「是嗎w?......那妳的回應呢?願意嗎?」
「你不是早就知道答案了嗎、?我當然、願意啊!」






真的、真的、太狡猾了、
108本的薔薇花束的意思不就是、
『請妳嫁給我』嗎......?
真的是超級狡猾啊、luzくん
真的是最愛你了、luzくん
- - - - -
粉薔薇的花語:
愛的誓言,美麗的邂逅單純而可愛。

《好きって言ってみた》

*OOC
*兩人還未在一起的設定

あおしろ_Aoi x Shirofuku_

見あおい最近不停發的twi/blog都是有關あおクソ的,白服確實是有些...不、是非常不安。雖然經常對著他說"あおいくん大好き❤"、"あおいくん可愛い!好き💕",最後得回來的只有一句"キモい"。果然這樣是沒辦法傳達自己的心意給他?
......
翌日。今日同樣有團體練習,但今日的白服卻跟平時不一樣。如果是平時的他,不論是什麼時候都會黏著あおい的。可能是因為看到あおい和ノックソ在一起、聊天聊得十分高興的緣故,不太想打擾他們吧。雖然真的不想打擾他們,但心裏的不安感不斷的增加。此時此刻的白服已經去到獨自一人坐著滑手機的境界(?)。看到白服這樣,あおい嘆了一口氣,跟ノックソ説了一聲後便走到他身邊。
「怎麼了?白服さん?」
「あ、あおい…くん…」
沒有留意到あおい走了過來的白服被他嚇了一跳。不知道要怎樣回答他,白服想了想,沒有可能回答他"因為看到你們這麼友好所以吃醋了",如果這樣回答、他一定會覺得很孩子氣吧。所以最後他選擇這樣回答。
「ね、あおいくん」
「嗯ー?怎麼了?」
「我喜歡你。」
「......」
「あ、あおいくん?」
「ねぇ、我可以期待一下嗎?」
「欸……?」



「我也、喜歡你喲。白服さん。」

———

一個小小的題外話:

因為想認識更多同好所以想問一下大家

如果我在Line開一個群、會有人加入嗎?

《桜花的故事——とみ煎/二番とみ》

*勿代三
*OOC
*二番煎じ視覺

↓↓↓正文↓↓↓

現在發生了一件好不可思議的事。明明是想在難得的假日不窩在被窩裏,去公園看看桜花的。但不知不覺間就走到這裡了。在一大片草原上有一棵很大的桜花樹,桜花滿開,超漂亮。正當我目不轉睛的看著桜花,我聽到有人說話。聲音很熟悉,彷似在哪裡聽過般。雖然他並不是叫我的名字,不過我還是看過去了。
「二番くん......?」
我看著聲音的主人,他站在樹下,是一位大約21、22歲、穿著桜色和服的青年。他一臉快要哭的表情看著我、向我跑過來,然後撲向我、抱著我。說著"你終於來了、我等了好久啊"。所以他叫的那個名字,是在叫我...?
「等等、先生你是不是認錯人了?我不是你說的那個二番くん啊。」
他露出了一個好驚訝的表情,隨後他無奈的笑了笑,放開了我,低下頭說著什麼"忘記我了嗎"。他搖了搖頭,抬起頭看著我微笑,那是帶著一絲傷感的微笑。不知道為什麼、我、很心疼他、不想看到他露出這樣的笑容。他對我說:
「少年、你願意聽一個故事嗎?」
不想離開他、想在他身邊,這些感覺不斷的湧出,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?回過神來,我已經答應聽他說故事。

從前有一隻寄居在這棵桜花樹妖精,一隻只會在春天出現的妖精。他好孤獨、他一直一直都在等待有人發現到他。直到在五年前,有一個比他高一點的少年發現了他。終於有人發現他了,他非常的開心,所以不斷嘗試去跟少年聊天。少年起初只是坐在樹下玩遊戲機,完全不去理會他。在以為少年其實看不見他的時候,他問了一句:
『這是什麼啊?』
用一個好奇的眼神看著少年手上的遊戲機。因為這句話兩人終於有話題,開始聊天了。時間過得好快,太陽快下山了,少年要回家了。他帶著不捨的心情問少年:
『吶、你會再來嗎?』
『考慮一下』
『欸~...對了!名字!我還未知道你的名字啊!』
『二番煎じ、叫二番好了。』
『那明天見囉!二番くん!』
從那天起,在每年桜花開花的那段時間少年就會每天都來陪伴著佢。直到三年前的春天少年就沒有再來了。他一直一直在等待少年回來,為了可以再次見到少年,他向神明許下了那個以性命為代價的心願。

「如今,少年回來了,他的心願達成了,但最可悲的是少年已經忘記了他,不過在最後能再次見到他已經...是最好的...禮物了...」
説到這裡,我想起來了,發生車禍前那段重要而珍貴的回憶。我想起來了,眼前這個人究竟對我來說是多麼的重要。我知道了,為什麼我會心疼他,為什麼會不想離開他。
眼前的他雖然滿臉淚不過依舊笑著對我説:
「ありがとう、二番くん!」
我緊緊的抱著他。在懷中的他開始消失。他在完全消失前最後説的話,我永遠都會記得,不會再次忘記你。微風像是送他離開般,吹走已化為粉紅色的桜花的他。我抬起頭,看著已離開的他。
"二番くん...大好きだよ..."
「俺も、大好きだよ...とみたけ...」

《傻笑——とみ煎/二番とみ》

*勿代三
*超短篇
*OOC
*とみたけ視覺

↓↓↓正文↓↓↓




如果你想到那個人、
見到那個人就會不自覺地傻笑的話,
那就代表你已經愛上那個人了。
這是我愛上那個人後發現的。
"怎麼又在傻笑啊你"
"因為我喜歡二番くん啊!"
傻笑不是與生俱來的,
而是...
由我愛上你的那一刻開始的。

《Shadow kiss》

靈感君再次突然襲來((
這次的CP是米白、赤黃

R15?R18?
絕對OOC!!!
以上沒問題就開始了//

-
白服side

我和他現在每晚都會相見。
在教堂、那所無人喧擾之處。
而今日亦都一樣、去那裡見他。
打開沉重的大門、看到他坐在最前排的座位上、我走到他面前彎下身子看著他。
(睡著了......)
我伸手摸著他的臉、彷似自言自語般的說:
「我很害怕會喜歡上你啊...とみたん...」
慢慢的湊近他、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。
他醒了、站了起來、我抬頭看著他、他微微低下頭和我對視。
「白服さん......」
他輕輕的叫了我的名字、手伸向我、摸著我的臉、低下頭和我接吻。
由輕吻變成深吻。
將無法傳達的聲音傾注於唇間。
這一吻十分漫長、時間彷彿停止了。
此刻的心情很複雜。
背叛了愛人的痛楚、未能抑壓的感情。
這些痛苦化成淚、從眼角流出。
明明知道這一吻的未來、會傷害到誰。
明明知道這一吻的未來、並非是幸福。
我們還是繼續做下去。
-
no side

斷斷續續的呻//吟聲在教堂裏迴響。
合而為一的兩道身影交//纏著。
「白服さん...我要開始動了喔..」
「等..はぁ...あぁ...とみ...たんっ...はぁ...あっ...んぁ」
交//合的節奏聲和混雜著呻//吟的喘//息//聲。
堵上雙唇而絕了氣息。
在闇夜裡蠢動的醜陋愛情。
無論有多想回頭、有多想時間倒流也沒辦法。
「隨心所欲地去做吧、直至旭日升起。」
-
あおいside

從某天起、白服さん幾乎每日晚上都會外出。
我覺得很奇怪、是發生了什麼事嗎?還是要去見一個人?
出於好奇心、我決定今日跟蹤他。
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。
他去的地方對我來說並不陌生。
因為那裡是我們交換誓約之吻的地方。
我悄悄地在門的隙縫進行偷看。
我看到一件非常不得了的事。
白服さん去見的人是とみたん。
他吻了他。
啊啊、我、這是被背叛了、對吧。
我不敢繼續看下去、我選擇了回家冷靜一下。
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?
為什麼白服さん跟とみたん會......
我躺在床上、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、不知不覺已經早上了。
白服さん回來了、他躺在我旁邊。
我翻了翻身看著他、彷似自言自語般的説:
「你和他...只不過是相遇得有些遲了...」
嘆息拂過那睡顏、湊近他、吻著他。
他睜開了雙眼、我把他壓//倒在身下。
既然夜晚要將你讓給那個人、至少在白晝請予我自由。
低下頭、在他身上留下屬於自己的印記。
彷彿要毀壞那不被准許的時光般、銘刻而下的印記。
「白服さん、你可是我的喔。」

無題/あおしろ

大家好/
再一次見面 這邊是狸君☆
叫狸就好了ww
這次來更一篇無題R18//
絕對OOC!!!
如有問題請私訊本狸//
↓↓↓連結在此↓↓↓
https://docs.google.com/document/d/10xvIZfrgSDqDuIkX_4w_e3MCZwLYufwWXwCIIBO2x38

《Muddy water》

初次發文請多多指教/
-
嗯...靈感突然襲來啊((
單純靠MV想的劇情(?
不過大部分都是自己加入去的劇情啦www(喂
連自己都覺得Cp有點凌亂——
米赤、米白、黃赤、紫綠、煎米...?
絕對OOC!!!
以上沒問題就開始了//
-








「とみたん你信我!真的是誤會啊!」
「誤會?你不要説謊了。お前がやったんだろ。」

「あおい...白服さん...とみたけ......ごめん...」

「忘記了。剛才的事。」
-
あおい side

那天下著傾盆大雨、打著雷。
地上的窪盛著水,形成了一個個水窪。
水窪裏的水與泥土混左一起,顯得十分污濁。
在草地上打鬧的我們,身上白色的衣服沾滿了泥土。
「是你的錯。全部都是因為你。如果不是你,他就不會有如此的下場。」
「とみたん你信我、這真的是誤會啊!」
「誤會?你不要説謊了。お前がやったんだろ。」
我一直糾纏著とみたん,想跟他說清楚,不肯放手,とみたん一直甩開我,最後把我推到地上。手放在我的頸上,準備大力的按下去。此時此刻的我已經絕望了,放棄了一切,所以沒有掙扎,只說了一句:
「さよなら...」
和你告別的這天,雨沒有停下來。
打在臉上的雨水和淚水混在一起。
已經弄不清楚是什麼。
雨水並沒有沖洗掉那人嫁禍給我的罪。
所以無論是什麼懲罰我也會接受。
在這刻,我彷佛看到那個人的身影。
『白服さん......』
『もう、早く傍に行かせて......』
-
二番煎じ side

把他推下去的是我。
把這罪嫁禍給あおい的是我。
但為了讓とみたけ望向我,除了這方法就沒有了。
「あおい...白服さん...とみたけ...ごめん...」
-
ノックソ side

「二番くん他...剛才把白服さん推下去了...?」
他坐在地上,身體不斷發抖。大概是太過害怕了吧。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説:
「ゲルたん、剛剛的事,忘記它吧。」
『這是為了你好的。』
-
とみたけ side

原本還未確認的感情,如今已經確定了。
自從那天流露出那不能遮掩的腐朽的感情後,我們三個原本的感情破碎了。
白服さん的死,我覺得一定是あおいちゃん做的。
我知道あおいちゃん到現在對我和白服さん的感情還未確認清楚。
但我知道,他在妒忌。所以我認為一定是他做。
「是你的錯。全部都是因為你。如果不是你,他就不會有如此的下場。」
「とみたん你信我、這真的是誤會啊!」
「誤會?你不要説謊了。お前がやったんだろ。因為你在妒忌。」
他一直纏著我,不肯放手,我從來都沒有看過這樣的あおいちゃん。我不斷的把他甩開,最後把推倒在地上。我雙手放在他的頸上,他沒有掙扎,他應該放棄一切了。當我準備大力按下去時,他只說一句:
「さよなら...」
......在當日晚上,我睡覺時夢到了我最愛的人。在白色的房間裏,他站在我面前,和我保持著距離,我嘗試走近他,向他伸出手。他沒有任何動作。我知道原因的。因為我這雙手殺過人。我們一直對視,沒有進行任何對話。最後他慢慢在我面前消失,我亦收回伸出去的手。然後我就醒過來了。是一個多麼悲慘的夢啊。我坐起來,邊哭邊小聲的叫著他的名字。
「君をもう一度抱けるなら、二度と陽は昇らなくていい......」
在這個沒有你的世界,我只有一個願望,就是天空快一點放晴。下雨天,我就只會想起這件事。
-
白服 side

在白茫茫的房間中,只有我一個。
在寧靜的空間,我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叫我的名字。
「白服さん...」
回頭一看。
「...あおい...くん......」
他站在我面前,和我保持著距離。他臉上掛著還未擦去的淚水,我走過去,抱著他。為什麼我們三個會淪落到這個地步的...明明以前的我們都過得很開心的啊...為什麼現在卻...如果當初沒有流露出那個感情,現在所過的生活是不是會變得不同呢...還是...會過得更痛苦呢...?

吶,現在...還在下雨嗎?

-完-

一些小廢話(# :

終於有一篇是清水文(((
我文庫(?裏十篇有七篇都是R15/R18((大部分赤黃
其實一直有考慮要不要把這些↑放上來((
如果有人想看我會放上來www(沒有人想看
最後、歡迎點文((沒有人想理你